H.L.

回归SY和AO3了,大家有缘再见,谢谢。

【kingsman】L'aquoiboniste 乃见狡童(hartwin无差,撒糖不要钱XDD)中

这是中。

爆字数了QAQ

请搭配http://music.163.com/#/song?id=2744278食用,女歌手那一声轻笑简直让人没法抵抗_(:зゝ∠)_


艾格西带着J.B.硬生生挤进哈里家中。

哈里面无表情地伸手撑住门框:“我家里没地方。”

艾格西一言不发阴着脸,他搂紧了狗,一低头,就从哈里臂弯下钻进房间。

男孩和他的狗就这样占领了哈里·哈特的生活。

“怎么可能。”哈里捏着茶杯冷笑,“占领?他想得美。蛋仔至少得排在酸黄瓜先生和J.B.后面。”

“这话也就你自己说了自己信。”梅林靠在桌边,端着他的马克杯吸溜,嘴里含糊不清地嘀咕,“别强撑着了,哈里,当初你带蛋仔回家,敢说你没想过,他有朝一日死皮赖脸地挤进你家里去?他现在搬过去了,你看你还是一天到晚拉着个脸,好像有多不情愿似的。其实你心里都美疯了,痛快承认又怎么样?咱们几十年的交情,我又不会笑话你。”

午后阳光明媚,清澈阳光透过长窗斜斜铺洒,暖融融在室内流淌,银制点心架和骨瓷描金茶具熠熠生辉。

“他身上那些小毛病改了不少,起码穿了西装走在外面,看着还像那么回事。”哈里放下杯子,夹起方糖,想了想,又放回去,“在他不摇晃不抄兜不垫脚尖不左顾右盼的前提下……勉强还能看吧。”他想了想,补充道,“起码不算难看。”

梅林笑了一声。

哈里突然抬高声音:“可是他简直没法让我忍受!”

 

“可是他简直没法让我忍受!”艾格西气哼哼地蹲在训练室的长椅上,接过洛克希递来的瓶子,仰头灌了一口。

女孩扯开马尾辫,晃了晃头,棕色的发丝散在肩膀上:“你天天说他没法忍受。”

“……樱桃味的?”艾格西看了看瓶子。

“那些红牛被你一个人全喝光了,凑合着吧。”洛克希喘口气,“接着说,蛋仔,然后呢?”

“……然后……?”艾格西有点发懵,“什么然后?”

洛克希气得用手肘杵他:“然后咱们老板怎么让你无法忍受了?!”

“哦!哦!”艾格西道,“我跟你说!我简直活得比酸黄瓜先生和J.B.还不如!”他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他什么都对我不满意!什么都不满意!从头挑剔到脚!一进门就非得让我换鞋!我的鞋底明明很干净!他的浅口便鞋我穿着大,一走路就掉,有一次差点他妈摔我一跤!他还不让我从铺子里订一双新的!睡衣也是,晨衣也是!什么都要我拣着他的穿,袖子也长,下摆也长——烦人!”他喝了一口汽水,“还有,非要他妈的分床睡,分个屁的床啊!穷讲究什么,他觉得半夜里像个变态似地爬我的床,或者逼得我像个变态似地爬他的床这种事特刺激?”

洛克希没有说话。

“搞不懂他,他懒床,还非得让我早起,我哪里起得来!?他竟然一脚就把我踹下去!天天都是我遛狗,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J.B.这么烦呢?白白养它这么多年,一点长进没有,大早起的就他妈给老子叫唤个不停!还他妈挠门!那个老色鬼,不就是仗着自己做饭好吃吗?抖什么抖!”艾格西打了个嗝,“……做个饭而已,还非得打上领带才系围裙,越老越啰嗦,个破领带,还非得让我来系,又是钉袖扣又是系背带又是系围裙,屁事儿一串儿一串儿,支使得我团团转他就满意了。”

洛克希笑了一声。

艾格西端着瓶子喝了好几口,长叹口气一抹嘴:“阔佬是不是都特别作?吃个饭而已,那满桌亮闪闪的银器啊卧槽,黄油刀得仔细放好喽,红酒杯白酒杯还得分开,不能吧唧嘴,不能吃太快,不能挥舞刀叉,甚至拿叉子的胳膊都不能翘得太高。狗屁。”他又打了个嗝,“什么人啊这是,管天管地的,我不过是动了动他挂在卫生间里的标本,他就把我买的红牛、巧克力、薯片和速食披萨全扔了!全扔了!你水平高,你手艺堪比法国大厨,你还有理了你?!哎洛克希,你知道吗,这人的毛病有那——么多!卫生间里捯饬得跟图书馆似的,一排一排的边沁福柯尼采叔本华!弄点儿成人杂志什么的有那么难吗?我都能记住这些名字了!他也不怕我天天看这些便秘!还有,我喝两口奶油利口酒他都笑话我,他自己倒是喝酒没够,还非得逼着我一起喝,除了那几样金酒和味美思,其他的我见都没见过,有些一看就是贵死人的那种,前两天我不小心摔了他的一瓶16年陈的夏尔冬勒——”

洛克希插嘴:“他大发雷霆?”

“他倒是没说什么,还问我是不是把脚割伤了。我有那么蠢吗我?好歹咱们也是特工出身。不过,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变成和他一样自鸣得意惹人讨厌的酒鬼了。更要命的是,他怎么喝都喝不醉,这问题棘手到我根本没法解决,我想灌醉了他,但是每次醉的都是我——有什么可得意的,他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美嘛!”

洛克希冷声道:“别喝了。”

“啥?”

“蛋仔,就像咱们老板所说,你的确是够欠揍的。”

话音刚落,好姑娘一脚踢翻了长椅,咚地一声,艾格西仰面栽在地板上,四脚朝天,汽水从翻倒的瓶口汩汩涌出来,漫延一地。

 

“欠揍得让人没办法。”哈里一脸挫败地恨声道,“早睡有什么不对?每次我都得把他从沙发上撕下来,他执着地抱着手里的Xbox,连耳机都舍不得摘,嘴里还乱七八糟地抱怨不停。我可算是知道了,他们这代人,离开游戏和碳酸饮料就没法活命!晚上不睡,早晨不起,连J.B.都得主动来催他他才肯起床!狗都比他勤快!让他帮忙打个领带,就磨磨蹭蹭不情不愿,我还没算昨晚上他一把撕掉衬衫,把袖扣都崩飞了害我早晨找了二十分钟的账呢——”

“你们性生活愉快吗?”梅林放下杯子,捡起桌面上的《每日电讯报》,找到填字游戏那版,然后翻开折叠向上。

“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怎样才能让他表现得好点?现在我都有点后悔了,梅林,说实话,我当初根本就不应该对他那么宽容——”

“于是你在第一次邀请蛋仔坐上你那辆出租车的时候,就微笑着盯住他看了一路。”梅林补充,“直到车子停在黑太子街街口。”

“……我有吗?”

“你有。”梅林指责,“抵赖没用,哈里,那天你戴着眼镜。”

“那是我看他可怜。”哈里马上转移话题,“又馋又懒,一天不吃零食就能要他的命,拿着碳酸饮料当水喝,越喝越傻!就咱俩面前这点心架子上的,他一个人就能全吃光!腿本来就短,要是胖起来,岂不显得更矮!他怎么就不明白呢……这倒霉孩子要是能把吃巧克力的热情放在学习打领带上,他早就出息了!明明是我早晨起来忙这忙那,烧水沏茶煎蛋烤土司,他什么都不会干,什么都不愿意干,只负责吃!吃完了还挑!“

“嗯,”梅林面无表情地放下笔,推了推眼镜,“于是你终于找到了天天迟到的借口。”

“什么迟到?”特工开始装傻,“迟到?你是说这个吗?这是overdue,你填得没错。”

梅林盯着他。

哈里微笑:“我觉得自己挺明智的,当初做西装的时候,我特地跟安德鲁·布莱奇蒙特交待,说让把蛋仔的腰身那里放一点,多少得给他留下发胖的余地。”但他话锋随即一转,“我觉得自己已经相当忍让,但蛋仔实在太得寸进尺!我要他好好学着打领带有什么错?用吊袜带有什么错?吊袜带娘炮吗?嗯?金士曼的特工们哪个不这么穿?偏偏就他事多!他倒是不娘炮,穿着那双又脏又丑的滑板鞋就踩我家地板,简直太讨厌了!”

梅林端起茶壶看了看水。

“这么讨厌的人,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我直到现在都有点困惑。我本来应该对李感到愧疚,但是……我在后来思考良久,只能感受到点我没照顾好蛋仔的愧疚,其他的就没了。”哈里放下杯子,“你根本没法想象,蛋仔坐在酒吧里对我说话的那样子——”

“谢谢你把这个告诉我,另外,我可以想象,要我提醒你多少遍,你当时戴着眼镜!”

“我真是后悔没把眼镜关掉。”

梅林冷冰冰道:“那么下次请记住,谢谢。”

“所以千万别学我,梅林,几十年的交情,我要对你说句心里话,梅林,千万别学我。你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我得提前跟你说——在你彻底了解对方之前,千万别试图和他交往,也千万别试图让他参与你的生活,否则你的整个人生都会变得像冲下坡的失控汽车。我当时简直昏了头——那男孩一笑,两只绿眼睛都在闪闪发光!上帝!后来他来裁缝店找我,我得承认,当时,他的眼睛映着壁炉的火光——多少年了,我从没见过那么坦率真诚的双眼。”

梅林没搭理他,他垂着头,用铅笔笔尖笃笃点着桌面:“……”

哈里还在絮絮叨叨地抱怨:“人类永远沉溺在表象组成的幻境里,自欺欺人,难以自拔。我当时真的以为他会老老实实接受我安排的一切,结果他反过来把我的生活搅了个天翻地覆。我是个传统的英国人,每天早晨都习惯在卫生间里消磨时光,而蛋仔根本没法理解,一个翻遍劳伦斯只为了那些情色描写的臭小子,竟然有资格嘲笑我的书架?!”

梅林面无表情:“你的卫生间就像个男校图书馆,乍一看意趣盎然,实则无聊至极——和你一样无聊。”

“但是除了那些可恶的垃圾食品,我自问绝没有对年轻人的小兴趣有过半分干涉,他周末呼朋唤友跑酷打篮球泡吧,我向来持赞许态度。”哈里停顿下,接着说,“但是打架除外,他不能每次都把啤酒杯砸在他讨厌的混混们额头上!这对酒杯们太不公平!”

“是吗?他只不过为你打一次架,你就乐此不疲地对所有人说了一个遍……”梅林厌倦地瞥他,“之前我竟然觉得你还有救,我怎么会产生这样的错觉?自打你从多伦多执行任务都不忘给蛋仔带Soma的辣椒可可粉回来,我就应该知道,当初那个烟视媚行却又目下无尘的哈里·哈特早已彻底湮没在滚滚历史尘埃中。”

“他也只不过是顺手教训那些出言不逊的混蛋,现在效果显著:他回家见他妈妈的时候,迪恩就吓得像只遇到红隼瑟瑟发抖的老田鼠。”哈里眯起眼睛,“艾格西身手不错,我知道,你平日看他训练时候的样子也不少,但是在那样的场景中——到底是不一样的——”男人笑了笑,声线危险地压低,“就像那罐‘众神之饮’一样,又甜又辣。”

梅林忍无可忍地终于爆发:“去你妈的又甜又辣!”

整卷《每日电讯报》结结实实砸在我们敬爱的亚瑟的脸上。

 

 

TBC.

于是,这是一堆秀恩爱的无聊口水话_(:зゝ∠)_

让我们一直在萨维尔街这个AU里快乐地玩耍吧XDDD

强忍泪水在撒糖……啊……在撒糖……糖……糖……

但愿不要撒糖变成撒纸钱……QAQ

鸡血了两天之后……手速变慢了_(:зゝ∠)_

各位抱歉,今晚可能没法回评,明天会一一回复的,爱你们=3=

评论(42)
热度(146)

© 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