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

回归SY和AO3了,大家有缘再见,谢谢。

【kingsman】L'aquoiboniste乃见狡童(hartwin没差,傻白甜,糖糖糖)上

名字来源于Jane Birkin的甜美小情歌http://music.163.com/#/song?id=2774526

撒糖不要钱的傻白甜,撸主文盲,将不正经和恶趣味进行到底~( ̄︶ ̄)↗


撸主一贯好人品【→_→】,哈里当了亚瑟,蛋仔是加拉哈德,珀西瓦尔和兰斯洛特是一对,洛克希还是他们的外甥女,这个世界没有瓦伦丁和刀妹,大家每天上班就是聊天嗑瓜子,每个人都好好的(*/ω╲*)

……这是个关于老司机们和小司机比赛飙车的故事(。(然而没肉(滚

突然悲从中来……今天吃下去的是刀……产出来的是糖……

hartwin大船驶万年……拼尽全力为hartwin弄点糖出来。


 

金士曼的骑士们不常打赌,也不常八卦,除非主角是艾格西。

无论什么事,一旦落在这男孩身上,总能引发众人不大不小的关注。

起因挺简单,去年春天,梅林坐在主控室里,看到哈里·哈特开着眼镜通讯——在黑太子酒吧里——对一群小混混大打出手——

这位经验丰富的资深后勤惊呆了。

“——That WAS AMAZING.”梅林一脸赞叹地端着马克杯,靠在转椅椅背上沉思,“你们知道吗?我和哈里先做同学后做同事,自以为对他也算了解,三十年了,我从未见过他这么……这么……这么——”

[冲动。]梅林正前方的那面屏幕上蹦出一个绿莹莹的单词。

骑士们闲来无事,又开始版聊。

[从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是。]

[别人是老树开花,他是老树放烟花。]

于是,屏幕上宛如洪水爆发般瞬间被一条条信息挤满,然后又被新的信息挤下去。

[——精辟。]

[说得对。]

[我也没见过,打得爽吗?]

[一对几?]

[嗷!真刀真枪干上了?]

[实力拆房?]

[梅林又要赔钱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喜!]

[我想知道苏格兰场什么反应!]

[梅林你看着我们在外面打架是不是就像在玩第一人称单机游戏?:)]

[YOOOOOOOOOOOOOO——]

[惊了!加拉哈德竟然为了金士曼以外的男人打架!节操呢?]

[梅林你见到那个男孩了?多漂亮?屁股翘不翘?]

[金发碧眼的小美人?]

[哈里原来喜欢那样的哎?口味挺传统的嘛。]

[小美人今年多大?听说是在街上混的?扛把子吗?]

[没听说过南区有这个岁数的扛把子。]

[跪求把哈里眼镜上存的视频给我传一份!!!后勤的梅林大大最好了!!!爱你的光头、马克杯和小毛衣,以及随时爆发在耳朵里的碎碎念!]

梅林趁机在空隙里打了个[(づ ̄3 ̄)づ╭❤~]发送给对方。

……

一个晃神,他已经错过了好几条。

……

[如果不违反纪律的话,请给我也传一份。多少年没见过加拉哈德一言不合就动手了ヾ(o◕∀◕)ノヾ]

[传一份+1好兴奋XDDDDD]

[+2,够我洗脑循环到今年感恩节,我们可以给他剪个视频,当做他的生日贺礼。]

[+3,如果违反纪律,也请不要大意地传给我一份。]

[+4,就像雄性总是要在心上人的面前荷尔蒙膨胀装作自己多牛逼一样,哈里这是遇到真爱了。]

[你们这些人哦……やれやれ……]

[哈里不是向来不屑于和这种零碎宵小动手吗?他一般喷射毒液就能直接弄死对方。作为被他溅过一身毒液的我来说,是多么希望他能够找个人来消耗他那风起云涌的肾上腺素。]

[而且他还挺心机的哈,没掏枪崩人家膝盖,也没飙脏话?手里提着伞呢吧?哎我跟你们说哈里他一见到年轻貌美的,绅士系统就自动升级,我打赌他抬手捏杯子的角度都仔细算计过。]

[据说为了凹造型凸逼格,还拽了句文言文来着?是吧,梅林?]

[不得不说……这手段……跟高中男学生似的。]

[不是高中,普通高中男生撩妹水平起码比他强点。]

[他念公学的哈哈哈哈哈哈艾玛!公学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肯定都知道那个笑话——大学里分三种人:男生,女生,公学生。]

[虽说你们公学生自产自销得还不错,但水平也就这样了。]

[果然连哈里·哈特那个级别的颜值,都逃不过活到老学到老的宿命啊!]

[…………………………………你们才注孤生…………………坏蛋…………QAQ..…………]

[楼上的那只,我对你是真爱。]

[没错,这次绝壁真爱。]

[谁真爱?]

[有没有活路啊还?!又一对要领证的了???梅林你也不管管!]

[卧槽别歪楼。]

[用QAQ的那个注意啦!上面的那对你们再多说一句就要掉马了!]

[哈里恐怕永远也甩不掉开会迟到次次倒数第一的锅了XDDD]

[那个男孩估计也会被带坏233333]

[金士曼特工的真爱是没工作没学历的街头混混?可笑。]

[阶级歧视的辣鸡请于角落里自行狗带,披着马甲就能随便瞎比比?可笑。]

[请阶级歧视尽快上天靴靴(微笑]

[怎么回事?十二个人里都能平均分配隐藏一个煞笔,这概率也是醉了……]

[十二个人?]

[……卧槽,果然是十二个人。]

[哈里也在线???]

[……]

屏幕上瞬间安静如鸡。

梅林切换了屏幕,世界地图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从纽约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从香港到悉尼,从蒙巴萨到约翰内斯堡,从哈瓦那到莫斯科,从开罗到迪拜,从布拉格到……伦敦。

分布在地图各处、显示骑士在线的图标都是亮着的,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个。

……哈里也在线。

梅林一下子扶住额头,苦闷地抚摸着光溜溜的头顶。

所有骑士噤声,开始不约而同地装死。

“先生们,”加拉哈德的嗓音传来,仿佛击碎坚冰,又脆又冷,“他叫艾格西。”他停顿下,不紧不慢地接着说,“——加里·艾格西·安文。”

 

加里·艾格西·安文是个好青年。

好青年在进入金士曼的第二天,就被同事们昵称为蛋仔。

蛋仔在接替他的推荐人,正式成为加拉哈德之后,理所当然得到了更多关注。

但是具体怎么个好法?各位骑士观点不一。

梅林会说:“他工作努力。”

珀西瓦尔会说:“他跟我外甥女关系好。”

兰斯洛特会说:“他跟我男朋友的外甥女关系好。”

高文会说:“他长得漂亮可爱。”

贝德维尔会说:“高文喜欢他。”

特里斯坦会说:“心思细腻,待人和气。”

埃克特会说:“有大局意识和团队精神。”

凯会说:“他不杀狗,而且恨不得一天到晚把他家J.B.顶在头上——好吧,我可能说得有点夸张,但也差不多,喜欢狗的英国人总不是坏人。”

而成为亚瑟的哈里·哈特只会冷漠地评价:“他是个废物点心。”

切斯特·金病逝后,哈里继任亚瑟,这让他特别不高兴——尤其是发现,连升职都无法拯救他迟到的坏习惯之后。

他做好了让迟到伴随自己终生的心理准备,在他死后,同事们会在他的墓碑刻上“只有这次,他按时向上帝报道”之类的鬼话。

本来,被裁缝们打趣“老板你又迟到了”和被梅林敲着小板子等在门口已经够让他尴尬,结果接下来发生的,简直让他怒不可遏。

 

“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梅林反驳他,“他是菜鸟,你是特工;他是职员,你是老板;他是晚辈,你是长辈;他是生瓜蛋子,你是老司机——说到这个,是谁在蛋仔第一次来金士曼的时候像个怂包那样喝酒壮胆的?”

哈里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的后勤:“……”

“哈里,”梅林板着脸都难掩得意,“只要你戴着眼镜,你就是在工作时间,只要你在工作时间,我就有随时打开眼镜通讯的权利。”

“……我几乎每天下班后都喝一杯,”哈里反驳,“你难道不是?”

梅林回应:“我是。但是别以为我没看过D·H·劳伦斯,作为一个英国男人,无论什么阶级,尤其是你这样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如果不预先灌下三杯威士忌,你是绝对没有那个胆量冲蛋仔放电,领他进更衣室,然后对着镜子大言不惭地谈《尼基塔》或是《风月俏佳人》啦什么的。”

“……”

“坐在沙发里自斟自饮等人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像演电影,就是那种糊弄十六岁女生的充斥着粉红奶黄苹果绿的爱情片?哈里,你的确令人惊讶——结果蛋仔会错了意,不对,是莫名其妙地会对了意,于是他现在这种反应也是理所应当。”梅林忍不住戏谑,“真的,我说,酒精真的能让你自信满满雄心万丈春意盎然吗?”

 

这段对话发生在艾格西第一次执行蜜罐任务之后。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就像每个初入职场的倒霉新人一样,他把这任务搞砸了。

艾格西这颗樱桃吃得有点儿尴尬,那天,梅林特地叫他到裁缝店单独详谈,并一如既往地将一个文件夹放到他面前。

结果他一翻开就后悔了。

新任加拉哈德的任务对象是个中年男人,四十来岁,巴克莱银行高管,未婚,无固定性伴侣,有时会招妓。报告显示,他涉嫌05年到09年的Libor利率操纵丑闻,但却安全脱身成功升职。憎恶他的同事在裁衣服时顺便下了另外一份订单,砸下重金,要求给他校订身材尺寸的情报贩子搜罗足够让对方直接滚出金融城的证据。

梅林直接给艾格西在伦敦高级成人俱乐部弄来一个假身份,递给他一张印着恶心花名的灰色卡纸烫银名片,并吩咐他正装出席,切勿迟到。

艾格西随口问:“哈里知道吗?”

梅林从眼镜框上边缘挑着眼睛看了看他:“我们敬爱的新任亚瑟特地替你安排妥当。”

艾格西睁大眼睛:“啥?”

“我以为他之前已经给你透过口风了?”

“不是这个意思!”艾格西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安排的?他没对我提过!梅林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梅林惊奇:“告诉你什么?”

“告诉我,哈里到底有多少——”他低头仔细看了看手里捏着的那张名片,“哈里·哈特手里到底多少这玩意儿?!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了。”梅林义正言辞,“工作需要。”

艾格西骂了一句。

梅林没搭理他,只是一板一眼道:“这些自以为私密的高级场所都是性丑闻的温床,而性丑闻是各行各业打击对手最方便快捷的利器——感谢金士曼和这些场所的勠力合作。”

 

这间成人俱乐部坐落在梅费尔,布鲁克街和吉尔伯特巷子交叉口附近,低调沉静的红砖四层别墅,洁净的长窗与铁艺栅栏,金色门牌号镶嵌在原色木框门玻璃上,因此并不显眼。

和他们平常光顾的俱乐部没有任何不同。

从金士曼裁缝店步行到这里,也只不过花费二十分钟。

“这里虽然算不上顶尖的,但起码比Whites Gentlemen's Club看上去更顺眼点,”梅林的话在他耳边回荡,“没什么金碧辉煌的暴发户气,也不是街边香烟店里贩售的小杂志里打广告的那批。”

艾格西抑郁地站在门口,发现门上没有门铃。

“比苏活那边伯威克街上的要好。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前三年的工资只能支付得起the Box Soho——若你有另外偏好,可以向哈里询问。”梅林漫不经心地摆弄从不离手的小平板,“对了,知道哈里为什么要在黑太子酒吧里动手?不单因为他们辱骂你为男妓,而且还因为他们辱骂你为史密斯街的男妓。”艾格西觉得梅林有点幸灾乐祸,“这种比喻简直太可恨了,太可恨了,史密斯街?这么侮辱你的格调和哈里的品味——简直见鬼地不能忍!”

“……我恨你们。”艾格西咬牙切齿。

 

“——于是你就有道理把任务搞砸?”哈里叉着手坐在扶手椅里,阴沉着脸,“而且丢人丢到全体特工面前。”

艾格西梗着脖子顶嘴:“……我没觉得自己丢人!”

“你还要怎么个丢人法?”哈里一把摘下眼镜,啪地一声按在桌上,“十二个特工人人都干过蜜罐任务,没谁像你一样弄得惊天动地!亏得还是我推荐的你,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艾格西的脸颊涨得通红,嚅嗫片刻才道,“公共通讯频道又不是我开的!”

哈里气得倒仰:“就算梅林开了公共通讯又怎么样?你就算开着通讯和别人上床,梅林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他顶多是替你关掉而已!”

“你凭什么就认为我会开着通讯和别人上床?!”艾格西气急了,“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和别人上床!”

哈里噎了一下:“……”

“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老色鬼!”艾格西从怀中掏出那张名片,扔到哈里面前,“拿回去,收好了,顺便说一句,你这些相好儿的名字可真他妈够娘炮的,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男人。”

我们敬爱的亚瑟一动不动:“我没‘相好儿’,起码现在还没有。”

“你他妈忽悠我干啥?”艾格西冷笑了一声,“咱们没关系,这屁话你跟我说不着。”

“带上脑子,蛋仔。”哈里突然勾起嘴角微笑了下,“既然你这么无微不至地努力告白,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毕竟你是年轻人,年轻人面皮薄,总是好面子的。作为你的上司和长辈,我不好拒绝,当然,这些小问题也不值得大动干戈。”

艾格西愣了片刻,就开始傻笑,结果哈里一句话,他登时笑不出来了。

“——蜜罐任务里,精虫上脑忘乎所以,开口尖叫喊我名字的,反正也不止你一个。”

 

TBC.





评论(64)
热度(128)
  1. 水仙已乘鲤鱼去H.L. 转载了此文字

© H.L. | Powered by LOFTER